庄稼人的日子就象大车轮子

来源:"未知 责任编辑:admin
2017-04-26 21:15
 
   婆娘是我们这里的土话,别人说难听,我不觉得难听,又不是我们现在才发明这个词的,老祖宗早就这样叫了,为啥我们就不能叫?
 
    我不知道别的地方叫啥,反正隔我很遥远的地方,在四川的乡下也是这样叫的!记得我在广州打工,四川人班长胡昌宏指着一个女的问他的好友何攀:“何攀,这个就是你的婆娘么”?何攀当时笑了笑,不置可否!在我们几个男的瞧着那女人的时候,眼光都是那叫一个贼亮贼亮,从她当时美滋滋的表情里就知道。但是,或许是班长的声音过大,被她听到了,她立马就不高兴了,杏眼圆睁的对着班长连声嚷嚷:“谁是婆娘了?谁是婆娘了?你才是婆娘吧?婆娘婆娘的,真难听,难听死了”!我们几个男的当时相顾愕然,脸上讪讪的都没人敢做声!这女的翻脸真快,跟翻书一样,想必怕是真的生气了。其实,她和何攀刚刚恋爱,就时不时的偷偷跑到我们男宿舍跟他睡在一起,很多人都知道,班长只不过证实一下!倒想不到这女的,人那么漂亮,涵养却不够!
 
    自此,我便小心了,在外面,称呼女人,切不可叫她是某某人的婆娘,人家会生气滴!要改为老婆,显得正式,书面还洋气。但我就是改不了劣性,回到家没几年,就又是婆娘婆娘的叫。喊者理直气壮,应者亲切自然,没见过人家蹬鼻子上眼的。“你婆娘喊你回家吃饭”“你婆娘赢了好多钱哦”“我里婆娘说要我来这里......”“我里婆娘喊你打牌”等等!
 
     我婆娘至今还是小孩子一样,遇到一点事总是咯咯的笑个不停,我常常笑称她为:“哈婆里”,她也不恼,我叫的多了,就回敬一句“哈古”,相得益彰!有一次婆娘突地说某某对老公真凶,经常骂的老公灰头土脸的,都看不下去。又随口问我“好像我从来都没有骂过你”?我说:“是吗?”细想良久,还真的没有。我呵呵一笑不做声,婆娘见状,就加强了语气说:“真的是从来没有骂过你嘛”!我连连说是,同时也不禁感慨:老子这是啥福气哦!婆娘音甜貌美,婀娜身姿,还低眉顺眼的,每个夜晚,对我而言,婆娘都是一个尤物。抱着那温软如玉,充满诱惑的身子,白天的烦闷,疲累通通一扫而光,真的是个好婆娘!我不禁常常自个儿暗自的得瑟,艳福着呢!
 
    婆娘很能吃苦耐劳,跟着我快二十年了,没结婚时就和我一起做水泥瓦,做红砖,婚后又跟着我在外一起打工7年多,如今,在厂里做事,起早摸黑的,很累!手很粗糙,起了厚厚的一层老茧,每次在我的背上抓痒痒,都不用指甲。只是,她的脑袋里时不时的想东想西的问我奇奇怪怪的问题,我就骂她哈婆里,最喜欢她买了新衣服,屁颠颠的摆各种姿势要我品评。常常一起乐在这种简单之中。啧,想想她跟着我那么久还没吃香的喝辣的,就汗!嗯,一起奋斗吧,套用蜗居里的一句台词:如果大家不一起开开心心的攒钱,攒了钱不一起开开心心的买大房子,那也没啥意思。人,有时候,并不是只为自己而活的!
 
       院子里不知名的草正高高低低的长着,那些高的就像是自己和婆娘了,那些低的就像是我那二个孩子,把她们呵护着慢慢地长大。可小草却终有一天会长高,而那些老的却慢慢地枯萎了。就在这此起彼伏的日子里,这些花啊草啊要经过多少的风吹雨打呢?老的都盼着小的好呢,应该宠着护着她们慢慢地长起来,我们就有这么一份责任的!
 
    婆娘很不懂事,我在她面前往往更不懂事,在别人眼里,我很深沉,很沉重,还很庄严,只有老婆知道我在装。事实上,我和我婆娘还常常遭受父母的数落,在他们眼里,我和婆娘就是那些矮矮的苗子,呵护着我们呢!庄稼人的日子就象大车轮子一般,慢悠悠的转啊转,一匝一匝的轮回着!
 
上一篇:现在这个沙发和黄岩岛一样炙手可热呢 下一篇:楼中之楼是名楼山外青山有金山!